高球人物2020-06-09

築夢踏實高球路

透視兩所大學的高爾夫球隊:黎明前的體能訓練、完善的練習設施、激烈的比賽競爭以及奢侈的私人飛機
築夢踏實高球路
德州大學高爾夫校隊快樂結束最後一次練習。

古迪兄弟決定就讀德州大學,高爾夫記者們頓時失去一個可以好好炒作的題材。▶德州普拉諾地方的帕克和皮爾森.古迪雙生兄弟最後將選擇範圍縮小到德州大學和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他們的父親凱爾.古迪曾是德州大學高爾夫校隊成員(祖父查爾斯.古迪是1971年名人賽冠軍),他鼓勵兩兄弟自己做出決定,即便分屬兩所大學也無妨。幾番猶豫之後,凱爾請兩兄弟分別將矚意的學校寫在紙片上,結果兩人一致選擇德州大學。▶如果兩人分屬德州大學和奧克拉荷馬州大,鑑於這兩所大學一直是大學高爾夫兩大強權,所以兄弟在NCAA總決賽交鋒的情況極可能發生。

我向正在練習場反覆用7號鐵桿打出相同距離的帕克提到這種奇妙的可能性。「沒錯,」他也認同我的說法。「不過和他並肩作戰贏得勝利感覺更讚。」

帕克的願望在前一年春天差一點實現,德州大學在NCAA總決賽不幸以3比2敗給史丹佛大學,帕克和皮爾森都和對手戰成平手。教練約翰.費爾德茲(John Fields)的子弟兵再度有機會奪魁,Fighting Illini邀請賽之前戰績排名第一。

費爾德茲利用一系列魔鬼訓練打造這支鋼鐵勁旅。清晨6點,12名隊員齊聚達雷爾.K.羅亞爾德州紀念體育場北區的肌力強度訓練室,準備進行核心肌群和耐力訓練,這些身穿灰色、白色、橘色或橙色NIKE運動衣奔跑在綠色人工跑道上的隊員全都是球技高超的業餘好手。

德州大學高爾夫校隊清晨六點開始一週兩次的體能、速度和彈性訓練。

高爾夫取向的肌力訓練在過去10年更驅複雜和精細,幫助各種體型的高球員充份發揮潛力,打出最好成績。古迪兄弟體型壯碩,肌肉結實,是貨真價實的A級運動員,還有2019年高中球員排名第2來自波士頓的新鮮人崔維斯.維克也不遑多讓,他們都是從事多種運動出身,象徵速度與力量兼備的新一代高爾夫運動員。其他如大一生威爾.湯普森和大三生克里斯多福.布靈也都是健身房的常客。揮桿一板一眼的柯爾.哈默身材高大,宛如上一個世代的高球員,但是他的雙手靈敏異常,而且爆發力十足。維克五歲初次參加比賽,一上場就射下一隻老鷹,八年級就被德州大學網羅,入學前已代表美國在瓦克盃取得勝利。

訓練結束後,這群年輕人就趕赴各自的系所上課。大學高球員以美式足球員或籃球員更容易融入大學生活,不過還是必須做好時間管理。結束一整天的課程之後,隊員們乘車30分鐘前往德州大學高爾夫俱樂部練球。大學高爾夫教練被嚴格規定一週只能進行20小時的團隊練習,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是球員自行練習。大多數頂尖大學球員都有自行聘請揮桿教練,所以都知道練習重點,以及如何練習。球隊也不斷舉辦選拔賽,爭取下一場比賽的五個先發球員名額。由於時間有限,教練都是利用球場上的團隊練習時間對五位先發球員進行指導,當然也只有這五位球員可以代表學校出外比賽,其他隊員只能待在家裡坐冷板凳。

凡德比大學高爾夫教練向全體隊員精神訓話。

費爾德茲是大學高爾夫的老教頭之一,一共擔任大學高爾夫教練33年,服務德州大學進入第23個年頭。他素以睿智冷靜著稱,信心十足地帶領球隊南征北討。他對球員恩威並施,每當想起得意的事蹟,臉上不禁露出微笑,例如2012年帶領球隊拿下NCAA錦標賽冠軍、召募到喬丹.史畢斯、或是在新墨西哥州立大學和拜倫姆兄弟一起為校隊打拼。

「我認為選拔賽是最好的制度,」費爾德茲說。「你必須憑實力爭取先發資格。同時也可使隊員之間關係更合諧。若是由教練指定先發陣容,難免都現爭議。」

「選拔賽競爭異常激烈,」大一生維克說。「我兩度平標準桿,並列第六。這些傢伙每次都卯足全力。」

按照費爾德茲所設定的制度,比賽優勝或打進前10名、選拔賽優勝或是美國業餘錦標賽參賽者可以取得Fighting Illini邀請賽先發資格。最後入選的五位先發球員:哈默、古迪兄弟、湯姆森和維克,兩位大一菜鳥和三位大二生。我詢問助理教練狄恩.保羅.赫伯特,兩位大一生是否已做好上場準備。

「他們自認已做好準備,」他指出參加全美各地的美國青少年高爾夫協會的比賽對他們大有幫助。不過,他說,「大學高爾夫和大學生活都需要調適。你必須做好時間管理,你是團隊的一份子,你離開父母獨立生活,想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的實力。」

威爾.湯姆森也認同赫伯特的說法。「上課,練球,吃飯,在休息室看電視或打乒乓球,」他說,「我們一整天都在外面活動,」

他正在德州運動營養中心的高檔咖啡廳享用午餐,然後繼續下午的行程。皮爾森.古迪、費爾德茲和赫伯特也端著餐盤加入。談到一年前過渡到大學高爾夫的經驗,皮爾森回憶起秋季入學前球技和課業狀況甚佳,卻不幸在放假期間感染「接吻病」(傳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費爾德茲教練在一旁提醒他一開始適應的很辛苦,開球總是偏右。他們相戶調侃,充份顯現彼此真心喜愛的團隊情誼。

古迪:我一開始並沒有開球突槌。

費爾德茲:我總是分不清你們兩人

古迪:是有一點啦。

費爾德茲:第一學期的時候我經常搞錯你們兩人。

古迪:過一陣子才分清楚。我贏得第一場選拔賽勝利,但是你卻說我開球經常失誤。我確信你說的是我兄弟。[大笑。]

有人打趣大多數年輕人感染傳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途徑。

費爾德茲:他正是大多數年輕人之一[微笑]。

古迪:[沮喪。]我因而錯過夏威夷之旅。

費爾德茲:[裝哭聲。]他是地球上最可憐的人。

古迪:每天早上醒來,電話裡就有十通新訊息,傳送渡假照片!

然後大家紛紛起身前往練習場,拿出手機觀看自己的揮桿錄影,戴上耳機,在音樂聲中專心擊球。時間的腳步仿佛慢了下來,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凡德比傳奇俱樂部一個暑熱蒸騰的週六早晨,凡德比大學男子高爾夫校隊的選拔賽正在進行,這是五輪比賽的第四輪,以決定球季第二場比賽的先發人選。

凡德比校隊開季出師不利,在圓石灘舉行的駱駝盃的八支球隊排名第八。持平而言,少了大四生約翰.奧岡斯坦戰力大減,他和哈默一同參加瓦克盃,無法參加圓石灘的比賽。奧岡斯坦鬥志高昂,比洞賽戰績輝煌,現在已回來參加選拔賽。鑑於奧岡斯坦在美國業餘錦標賽名列第二,並且獲邀參加名人賽,教練史考特.林白破例將他列入每一場比賽的先發球員名單中。林白深知奧岡斯坦對球隊的重要。「約翰熱愛這個球隊,」他說。「他現在正努力成為一位頂尖職業選手,不過這還是他的球隊。以身為球隊的一員為榮。」

「你可以明顯看出來,」林白說。「約翰在場的時候,球隊的氣氛以及隊員的互動截然不同。」

這或許是奧岡斯坦的球隊,不過發號司令的還是林白。林白2012年上任以來,已經成功讓凡德比大學男子高爾夫校隊成為頂尖強隊(NCAA錦標賽半準決賽以3-2敗給史丹佛),並且樹立了愛與包容的球隊文化。他無時無刻不給予隊員鼓勵和肯定。「大一菜鳥可以擔當大任推進這球把我們送進準決賽嗎?」在隆隆搖滾樂聲中,林白對著擴音器吼道。「準確瞄準,將失誤降到最低。推球百發百中的隊伍所向無敵,我們正是這樣的隊伍!」

他對著擊球失誤的大一生威廉.莫爾吼道:「絕對不要手下留情,否則對手會把你的午餐和晚餐吃得一乾二淨。絕對不要手下留情!」

凡德比的選拔賽競爭激烈,充滿激情和戲劇張力,時而悲情,時而歡樂。來自威斯康辛的大二生哈里森.歐特不脫中西部人的粗獷作風,一開場就抓下一隻小鳥。莫爾15英尺三推之後自嘲地模仿僵屍步伐。「我們努力成為狠角色,」助理教練蓋特.陶德如是說。

奧斯丁長大的瑞德.戴文波特一開始銳不可當,不過第7洞柏忌,第8洞雙柏忌。他陷入困境,而且大家都知道,因為不斷聽到他連聲咒罵。歐特又抓下兩隻小鳥,同組的梅森.葛林伯格和同樣來自休士頓的馬修.瑞德爾球運不佳,但是仍堅持不懈。「這幾個柏忌真的很傷,」葛林伯格說,他因而有可能輸掉和奧岡斯坦的賭注,也可能失掉參加下一場比賽的機會。挖起桿打出強勁旋球咬住果嶺一直是奧岡斯坦的拿手絕活,他就是靠這招在美國業餘錦標賽攻陷松林球場的果嶺。歐特稱他為旋球之王,他最後抓下八鳥,戴文波特也急起直追。奧岡斯坦未剃的短鬚頓時成為隊友的話題,因為這在球隊是不被允許的。「他在以身試法,」歐特說,他在數天前才向林白解釋鬍子沒刮乾淨是因為刮鬍刀不夠銳利。

葛林伯格乾脆在置物櫃放一把刮鬍刀,以備不時之需。

「實在很酷,」戴文波特說。「實在很酷。」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用鐵桿打出落地輕柔的高彈道球路。大學菁英球員用6號鐵桿和1號木桿擊球升空的功力令人嘆為觀止。速度、聲音和勁道都突破物理定律的限制。大多數一級大學的菁英球員在入學之前就已練就爐火純青的揮桿,足以角逐現代高爾夫巡迴賽。他們之所以選擇凡德比大學和德州大學等高爾夫名校,一方面是因為有更多累積比賽經驗的機會,更重要的是教練能夠幫助他們實現進軍職業高壇的夢想,出身這些高爾夫名校的PGA巡迴賽職業選手多不勝數就是最好的證明。林白、費爾德茲以及其他大學高爾夫教練的工作,就是協助子弟兵精進球技、培養競爭力以及隨機應變的能力。較諸增強擊球火力和攻果嶺準確度,大學高爾夫教練更注重傳授球場攻略和善用高爾夫直覺,因為這正是這些17歲的大孩子們最欠缺的。

每次早晨練習結束後,林白就會在美侖美煥的會館召集所有隊員,深入探討這些議題。

「你們還很年輕,」他說。「所以滿腦子想的都是成績,然而成績並非唯一的指標。」

林白就特定問題詢問圍坐長形會議桌的子弟兵們。

「你們當中誰在第5洞開球之前曾查看旗竿位置表?我很想知道,起舉手,」他問道。

八名球員中,三名舉手。他請有查看旗竿位置表的奧岡斯坦說明他的擊球流程。奧岡斯坦表示,他在考量風勢、球道寬度和旗竿位置之後,決定用3號鐵桿緩攻至52度挖起桿上果嶺的最佳碼數和位置。林白在討論過程中經常徵詢奧岡斯坦的意見,因為他深知對隊員而言,奧岡斯坦的發言比他本人更具說服力。

奧岡斯坦趁機指出莫爾一些不當決定,他的成績因而大起大落,有時第一輪打出68桿,最後一輪卻以78桿作收。

奧岡斯坦在這位大一新生身上看到昔日的自己。「他表現會很好,」他說,不過進步的過程才剛開始。

「這就是最後代表球隊參賽和待在家裡的差別,」林白在大家充份討論之後說道,「重點不在於打出65桿,而是在狀況不是很好的時候,依然奮戰不懈打出不錯的成績。這才是代表我們出賽的最佳人選。」 “This,” Limbaugh says,

四下寂靜無聲。

「約翰,你還有要補充的嗎?」

離開納許維爾之前,我想參觀一下球員們的居住狀況。我已聽聞奧岡斯坦打理生活井井有條、一絲不茍,葛林伯格則是散漫無度、隨心所欲。結果我發現他們的公寓雖然稱不上豪華,但也溫馨整潔,沒有匹薩盒、可樂罐或贓襪子四散各處。我懷疑他們事先已清掃過。葛林伯格和歐特坐在沙發上觀看「週日夜足球」節目,他們背後是一個櫥櫃,上面貼著老虎.伍茲的海報。奧岡斯坦穿著連身睡袍窩在沙發上,頭上戴著帽子,只露出臉部,一個接一個吃著酥炸豬皮,同時不忘評論費城老鷹隊沉悶的表現。一如德州大學高球隊服膺於柯爾.哈默和古迪兄弟的酷勁,奧岡斯坦也靠著決心和毅力帶領凡德比的球隊。

「我只想以他們希望的方式協助他們,」他稍早在練習場對我說,手中的長鐵桿一球接一球衝向藍天。「我在他們這個年紀很多方面有所欠缺,如果我能幫助他們快一點進步,他們的實力也會更快增強。」

他提到球隊潛力以及爭奪全國冠軍應做的努力。「為的達到這個目標,我必須更用心領導球隊,而我自己也應該努力提升球技,準備好轉戰職業巡迴賽。」為了達成這個遠大的目標,或許偶爾也必須放鬆自己,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吃炸豬皮。我們聊了一會兒,我便起身告辭,祝他們一整年比賽順利。走出公寓時,我注意到奧岡斯坦的瓦克盃獎杯就擺放在廚房的一個櫃子上。

德州大學高爾夫校隊在進入2019-20球季之時戰績排名第一。

前往機場途中,約翰.費爾德茲談到他對芝加哥比賽的期望:「我希望球員們都能完全發揮潛力。身為教練,我們總是可以從過程中有所收獲,但是他們的目標是贏得勝利。對他們而言,贏得比賽勝利才是最大樂趣。」然後他看著窗外說道:「那是我最喜歡的比賽之一。」

為什麼?

「我很喜歡那座高爾夫球場,」他微笑說。

五位參賽球員難得奢侈搭乘九人座Falcon 50私人飛機前往Olympia Fields球場。豪華的機艙宛如五星級大飯店的酒吧間,真皮旋轉座椅搭配原木裝潢。球員們興致高昂,笑語不斷,但是起飛30分鐘之後,機艙內逐漸安靜下來,五位球員像孩子般沉沉入睡。我回憶起大學時代仰望高爾夫校隊球員宛如超級英雄,全都擁有驚人天賦,只要學習如何控制,即可任意施展。他們像天真的孩子般四處散播歡樂,樂於分享護唇膏、備用刮鬍刀、八卦消息、IG照片以及不輕易向大人吐露的心聲。

但是我聽聞大學菁英高爾夫球員已不再歡樂,因為比賽和競爭壓力已令他們無暇歡笑。這種說法或許有幾分真實,但是和我親眼所見並不吻合。我在這在些頂尖大學高爾夫球員身上充分感受到奮發向上、活力充沛和樂觀進取的精神。誠如助理教練狄恩.保羅.赫伯特說的最好:「他們用不著別人鞭策,全都自動自發,因為他們熱愛高爾夫。」

德州大學的球員在練習場熱身之際,其他學校的球員也陸續到達。就像開學第一天,場面頓時熱絡起來,這些年輕人很多都是老相識,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在比賽中相互競爭。他們相互擁抱,分享認識的友人近況,然後拿起球桿,一球接一球飛向藍天。健談的阿拉巴馬大學大二生威爾森.佛爾向湯姆森和哈默攀談。

佛爾:你們兩人有去看德州大學對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的比賽嗎?跟你們說,我是幫你們球隊加油。

湯姆森:我有在現場,真的很瘋狂。

哈默:我去打瓦克盃[停頓。]真的很遺憾沒能到現場觀戰。

他們很快就轉往第一洞開球台展開練習,球員和教練一方面摸索球場配置,一方面構思進攻之道。誠如費爾德茲所言:「要做到像是打我們自己的主場。」

皮爾森.古迪站尚第一洞開球台架球,然後用1號木桿猛力一揮,小白球降落在315碼外的球道上。有人發出讚嘆聲。

古迪轉身笑道:「孩子們,歡迎來到大學高爾夫的世界。」

德瑞克.鄧肯,高爾夫作家和播客,首度為高爾夫文摘撰寫文章。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Golf Digest (USA edition)(December

/ 2019),Copyright 2017 the Golf Digest Companies, which is a subsidiary of Advance Publications Inc.



高爾夫文摘嚴選優質商品推薦

該換球桿袋了吧?台灣優質設計,全面改造你的形象。進來看看!(點圖看更多)

好文章與好朋友分享!請分享本文,讓朋友們與您同享新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