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球人物2018-11-27

巡迴賽直擊:一個走出低潮東山再起的故事

派翠克.坎特雷原本是全球No.1業餘選手,但是脊椎骨折加上好友去世將他的職業生涯送進低潮
提到當今20歲代菁英球員,派翠克.坎特雷(Patrick Cantlay)應該不會是你最先想到的名字。然而五年前他可是個響叮噹的人物,比喬丹.史畢斯(Jordan Spieth)、賈斯丁.湯瑪斯(Justin Thomas)和強.拉姆(Jon Rahm)還夯。
巡迴賽直擊:一個走出低潮東山再起的故事

2011到12年間,坎特雷連續54週高居世界業餘高爾夫排行榜首,這個紀錄至今未被打破。他在業餘時期的高爾夫成就包括美國公開賽和名人賽業餘最低桿,UCLA大二期間一口氣囊刮佛列德.哈斯金斯獎、菲爾.米克森獎、班.侯根獎、馬克.麥柯馬克獎以及傑克.尼克勞斯獎。坎特雷在2013年6月轉職業,Web.com巡迴賽出賽第二場哥倫比亞錦標賽就贏得勝利。不久之後練球傷及背部,造成第15節脊椎壓迫性骨折,往後三年只打了9場比賽。2016年2月,最好的朋友兼桿弟克里斯.羅斯車禍喪生,坎特雷悲痛逾恆,復出之路再度受挫。一年之後,坎特雷在AT&T Pebble Beach Pro-Am高球賽獲得晉級,隋即在復出第二場比賽Valspar錦標賽高居第二名。到了年底之時,他成為繼老虎.伍茲之後第二位只用了不到12場比賽就取得巡迴錦標賽參賽資格的選手。坎特雷去年秋天拿下Shriners Hospitals for Children公開賽勝利,艱苦完成這個幾近不可能的復出任務。下面就是他的故事:


一切都在傾刻之間改變。2013年5月,我在Colonial球場的練習場用力一揮,霎時間背部感覺宛如刀割。小學八年級跌斷手腕都不若這次痛徹心扉。結果是我的脊柱出現壓迫性骨折,大量休息是唯一的治療。沒想到一個短暫的瞬間竟然會對我的生活和高球生涯造成深遠影響。我實在非常努力才得以在高壇立足,前景一片順利。我自認這是辛苦付出應得的回報。

然而有時天有不測雲,人算不如天算。我只能學會適應這些突如其來、意料之外、悲喜參半的大大小小的轉變,尋找開拓高球生涯的契機、方向和動力。

生活中的每一個經驗,無論是大是小,都會不斷改變你的人生軌跡。你必須學會客觀看待。過去五年來,我學到一件事,那就是沒有任何事情是百分之百確定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定目標,努力不懈,不斷追求進步。這是一個全年無休的遊戲。要想成功,就必須克服重重難關,一天24小時,一週7天,永不懈怠。

但是背痛依舊困擾著我。每一位醫生說的都不一樣,有的甚至說我永遠不能再打高爾夫。2013年我在Web.com巡迴賽的排名不斷滑落,整個夏天被迫休兵。雖然在季後賽成績不惡,勉強取得PGA巡迴賽資格,但我深知健康狀況堪憂,前途茫茫。

我每天早上起床後進行兩小時物理治療…然後繼續休息。就這樣,日復一日,努力使自己好起來。最困難的就是安於無所事事。

幸好我擁有一群支持我的人。除了家人以外,教練傑米.慕里根(Jamie Mulligan)以及他的學生約翰.庫克(John Cook)、保羅.高達斯(Paul Goydos)、約翰.梅瑞克(John Merrick)、約翰.馬林傑(John Mallinger)和彼得.托瑪蘇洛(Peter Tomasulo),還有維吉尼亞鄉村俱樂部的會員們都很關照我。他們是我最好的榜樣,教會我如何進軍PGA巡迴賽。

但是背部出狀況之後,進軍PGA巡迴賽的目標頓時充滿變數。挫折感不斷消磨我的鬥志,多虧這幾位前輩選手的提攜和鼓勵,我才得以找回初心,重返巡迴賽,實現重小的夢想。

還有多位維吉尼亞鄉村俱樂部的會員們都默默伸出援手,他們陪我打牌聊天,指點我將眼放長遠,並給我各種有用的建議,讓我不再錯過任何機會。年僅22歲的我從那幾位七、八十歲的老先生那兒學到許多人生智慧,受益匪淺。

最好的朋友慘遭橫禍

克里斯.羅斯(Chris Roth)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在我最低潮得時候給予我最多安慰和鼓勵,讓我不至於一蹶不振。有時候我一頭鑽進牛角尖,克里斯總是適時把我拉回來。我們交情深厚,他從我業餘時代就擔任我的桿弟。我們在高中就開玩笑要效法菲爾.米克森(Phil Mickelson)和桿弟吉姆.馬凱(Jim Mackay)的親蜜關係。從2014年一直到2016年,克里斯陪伴我走過低朝,摸索進步之道。

2016年2月,休兵超過一年之後,由於心理狀況不是很穩定,最後決定不參加CareerBuilder Challenge高球賽。我感到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醫生給我的建議比預期還糟糕:這一年都不要再碰球桿。PGA巡迴賽季再度泡湯。我難過極了,眼看目標離我越來越遠,甚至完全消失無蹤。

我感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受到打擊。克里斯生性樂觀,充滿正能量,幫助我脫離沮喪的情緒。然後就發生那起可怕的車禍。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天氣怡人,我們走在新堡灘的馬路上。突然間一輛汽車衝過來撞上克里斯,他整個人飛起來,跌落到馬路另一頭。我意識到事態嚴重,馬上打911。我跑到克里斯身旁時,他已經斷氣了。

事情發生太過突然,令人措手不及。我方寸大亂,不知如何是好。我希望能在喪禮上致悼詞,讓所有人知到他的優點。和喪友之痛相比,我過去三年所受的苦難根本不值一提。我知道很多人將我的背傷和克里斯去世串聯在一起,然而前者只是一時之痛,後者則是永恆之痛。

我的高球生涯在克里斯死後終於露出曙光,令我格外感到難過。我一度打算放棄高爾夫重返學校,但我終究還是不能忘情高爾夫。我不願意做任何事情半途而廢。我心想,如果重回學校,就要專心讀書,每科都拿A,同時廣結人脈,為畢業後鋪路。我感覺無法兼顧物理治療、高爾夫和學業。如果不是100%投入,到頭來每一樣事情都做不好。

然而,復健過程絕不能草率行事,必須100%投入,況且我還必須同時看好幾位醫生。即使心存疑慮,我還是必須在幾個建議中做出選擇,並且堅持下去。我很難相信自己已做出最好的選擇,總是憂心忡忡,患得患失。我懷疑自己最多只能恢復75%,而那又會是何種情境。在徬徨不可終日之中,一晃眼九個月過去了,我多次按耐自己尋找偏方的衝動。

在親朋好友以及物理治療的協助之下,我終於化消極為積極,不再讓生理上的疼痛干擾我的情緒。痛自由他痛,我心不動。

進步仍然相當緩慢,打了30球之後就必須休息一、兩天。不過我必須小心,不能操之過急,避免衝過頭。我在20歲轉職業的時候都不想耐心等待了,何況23、24歲之時,更是心急如焚。

好不容易盼到能夠再度站上PGA巡迴賽場,我發誓會好好把握因醫療原因而獲得的10場參賽資格。2017年在毫無痛楚的情況下出戰Pebble Beach的比賽真是一大成就。第二週在Valspar錦標賽拿下第二名讓我感覺正常打職業巡迴賽的目標已然達成。不過內心還是帶著遺憾離開第72洞果嶺,因為最後關頭吞下柏忌,喪失獲勝機會。我的心態還是沒有改變,務必盡力做好賽前準備,獲勝只是整個過程的最終結果。然而,就在那一刻,我知道或許生理尚未完全恢復,不過已具備贏得勝利的心理素質。

這無關乎贏得獎金或打進前10名,而是每一次站上第1洞開球台都抱持必勝決心。我就是靠著這份決心一路打進巡迴錦標賽。

延長賽勝出

巡迴錦標賽結束一個半月之後的一個星期日,我和艾歷克斯.契卡(Alex Cejka)以及金珉輝對決延長賽,爭取Shriners Hospitals for Children公開賽勝利。某種程度對我而言,這是遲到四年的PGA巡迴賽首勝。歷經漫長努力之後,橫亙在我和冠軍獎杯之間的是一棵枝椏散漫的大樹,然而我並沒有把它看成是障礙。我用4號鐵桿切球越過樹木攻上果嶺,然後推球進洞,贏得我的PGA巡迴賽首勝。一切似乎順理成章,我絲毫不感到驚訝,因為所有都是長期努力的成果,所以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我心中只想著,下次要如何才能打出最佳成績。這就是我所說的一天24小時,一週7天,全年無休的努力:無時無刻不學習新知、努力成長。

我從過去五年的經驗學到什麼?當困境來襲,徹底顛覆你的生活時,務必積極面對,體認它所造成的影響,切莫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不要讓自己在逆境中沉淪,變得消極、負面,面目可憎。你應該逆來順受,接受事實,不要被困難擊倒,依舊抱持積極進取精神,努力不懈,發揮最佳表現。這就是生活的藝術。


⛳️加入台灣高爾夫球隊聯盟,掌握台灣高爾夫大小事。按此連結

好文章與好朋友分享!請分享本文,讓朋友們與您同享新知!

TOP